<nobr id="1vnfj"></nobr>
            <big id="1vnfj"><cite id="1vnfj"></cite></big>

           首頁 >> 哲學 >> 外國哲學
          捍衛常識:從實踐知識到行動哲學的新透視
          2021年04月13日 10:33 來源: 作者: 字號
          2021年04月13日 10:33
          來源: 作者: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Defending the Naive Realism:A New Perspective from Practical Knowledge to Philosophy of Action

            作者簡介:徐竹,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知識與行動研究中心。

            原發信息:《哲學研究》第20207期

            內容提要:實踐知識是行動者對自己行動的知識,對此有心意還原論與素樸實在論兩種解釋路徑。心意還原論認為,行動者直接知道的并不是世界之中的行動,而只是心靈領域中的意圖與意志努力,這是行動的精致解釋。素樸實在論則主張心靈與世界之間的貫通,在這種解釋中,實踐知識直接斷言的就是行動本身。與麥克道不同,安斯康姆是在以非析取論的方式“捍衛常識”,因為實踐知識本質上是行動者的自我知識,這有別于行動者對外部世界的知識。

            關鍵詞:實踐知識/素樸實在論/安斯康姆/自我知識/行動哲學

            標題注釋:本文系上海市社會科學規劃項目(編號2019BZX006)和華東師范大學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項目“知行關系視域下的當代西方自我知識理論研究”(編號2019ECNU-YYJ008)的階段性成果。

           

            在當代英美哲學的概念地圖中,作為一塊相對獨立的論域,行動哲學的發展直接源于安斯康姆(G.E.M.Anscombe)的《意圖》。在她那里,行動者對自己的行動具有“實踐知識”(practical knowledge),即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的自我知識(self-knowledge)。至少在常識意義上,行動者對自己的行動有特殊的權威,可以僅憑第一人稱視角就知道“我正在做什么”。然而,人類行動畢竟是世界中真實發生的自然-歷史事件,因而決定其發生的因果鏈條很有可能超出了行動者本人的所知范圍。既然如此,若僅憑第一人稱視角,行動者如何能知道自己“實際上”是在做什么?

            用當代行動哲學家湯普森(M.Thompson)的話來說,這便是行動的素樸解釋(na ve explanation)與精致解釋(sophisticated explanation)的張力。(cf.Thompson,pp.86-87)前者是前反思的常識意義,行動者對于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的回答有第一人稱權威;后者則將行動者本身反思為經驗性的有限存在,其第一人稱視角既無法通達行動事件的所有原因,也極有可能無法獲知行動的意外后果。因此,按照行動的精致解釋,僅憑其第一人稱視角,行動者所真正知道的不過是自己的心理狀態,以及身體受意志的控制而作出的種種努力,卻不是在世界中實際發生的行動。

            “心意還原論”(mental-volitional reductivism)就是主張由行動的精致解釋來“拆穿”素樸解釋的“假象”:盡管實踐知識表面上斷言的是“我在做什么”,但它實際斷言的只是“我在嘗試做”的意圖與意志努力。相反,素樸實在論(na ve realism)則主張,實踐知識就是對自己“正在做什么”的第一人稱斷言,行動者并不是只能知道自己的打算、意圖或意志努力,而是可以在第一人稱意義上知道自己正在做的行動。行動的素樸解釋至少與精致解釋同樣真實,不應被后者取代。

            概括來說,安斯康姆的實踐知識理論就是“捍衛常識”,反對心意還原論的解釋,因為這種解釋試圖以某種類似知覺知識的方式來刻畫實踐知識。特別地,心意還原論對實踐知識可錯性(fallibility)的解釋,就可以看作是錯覺論證(argument from illusion)的典型運用。

            一、從錯覺論證到心意還原論

            一根筷子半浸入水中,你就獲得了一個“清晰而明白”的感覺印象:“筷子看起來像是折彎了”。然而你同樣清楚地知道,筷子本身并沒有折彎,這種印象不過是由于光的折射而產生的錯覺。于是就有了“錯覺論證”的兩個前提:

            (C1)當一根筷子半浸入水中,我們可以直接覺察到“筷子像是折彎了”;

            (C2)但實際上并沒有任何東西在這一情境下被折彎了;

            錯覺并非如實的(veridical)正常知覺,卻能像正常知覺一樣給人以清晰明白的印象。甚至即便已經知道筷子并未折彎,我們也還是會有那個“筷子像是折彎了”的錯覺。

            (C3)所以,我們在錯覺中直接覺察到的并非心靈領域之外的存在;

            在世界之中的筷子本身既然仍以從未被折彎的形式存在,那么錯覺所直接呈現的就不會是世界中真實存在的那根筷子,而是心靈給出的錯誤表象。換句話說,在錯覺發生時,我們并未與對象本身而只不過是在與對象的表象打交道。但這一論斷并不僅限于錯覺的情況,因為似乎沒有理由認為錯覺與正常知覺所呈現的乃是性質上完全不同的東西:

            (C4)在錯覺情況下我們所直接覺察到的東西,與我們在如實的正常知覺下所直接覺察到的東西,就類別而言是同一種東西;

            支持C4的最直接的理由是,我們通常無法有效地辨別錯覺與正常的知覺。雖然有時我們的確有信心做到這一點,但是更多的時候可能會把錯覺誤認作如實的知覺。這似乎表明,錯覺與正常知覺的區分僅僅在于表象與對象本身之間是否有恰當的因果關系;僅就直接覺察到的表象本身而言,錯覺與正常知覺乃是無從辨別的,兩者可以是同樣清晰的,是屬于同一類別的東西,這就是知覺上的可錯性。因此,C3對錯覺的論斷就可以毫無困難地擴展到正常知覺的情況:

            (C5)所以,即便在如實的正常知覺下,我們所直接覺察到的也并非心靈領域之外的存在。

            C1-C5就是知覺知識上的“錯覺論證”。如果它成立,那么不論我們正在經歷的是錯覺還是正常知覺,我們直接覺察到的東西都不會是世界中的真實對象,而只不過是某種既可以是錯覺也可以是如實知覺的表象。直接所與或感覺材料(sense data)就是這種在錯覺與正常知覺之間中立的表象。所以錯覺論證就很容易解釋知覺可錯性:既然在知覺中我們直接覺察的只是感覺材料,那么我們就既可能是在如實地知覺,也可能是正在經歷錯覺。

            心意還原論嘗試同樣的思路解釋實踐知識的可錯性。安斯康姆自己曾批評過的對象就可以被重構為錯覺論證的形式:

            (S1)我閉著眼睛在黑板上寫字,可以僅憑第一人稱視角覺察到自己在寫“I AM A FOOL”這幾個字;

            (S2)但實際上因為粉筆壞了,我一個字也沒有寫出來;

            (S3)第一人稱視角在行動出錯時直接呈現的只是我的意圖與意志努力;

            (S4)第一人稱視角在行動出錯的情況中直接呈現的東西,與它在正常行動中直接呈現的東西,就類別而言是同一種東西;

            (S5)所以,即便在正常的行動中,第一人稱視角直接呈現的也只是我的意圖與意志努力。(Anscombe,1963,p.82)

            不難看出,S1-S5的每一條都能與錯覺論證相對應。按心意還原論的解釋,實踐知識的可錯性根源于行動的可錯性①。假如粉筆壞了,寫字的行動就不會如行動者所意圖的那般實現。此時行動者如果僅憑第一人稱視角認識行動,那么他所真正知道的就只是決定寫這幾個字的意圖、寫字的身體動作以及為了寫出字而作的種種努力。②與錯覺論證類似的是,這一結論也不只是適用于行動出錯的時候。即便行動沒有出錯,完全按照意圖所預期的那般實現了,“I AM A FOOL”這幾個字也在黑板上寫了出來,第一人稱視角直接呈現的仍然只是意圖與意志的種種努力,而不會是行動本身。如果行動是真實發生于世界之中的事件,且又如維特根斯坦在《邏輯哲學論》(§§ 6.373-6.374)中所言:“世界是獨立于我的意志的”,那么,“即使我們所希望的一切都會發生,這也只能說是命運的恩賜,因為在意志和世界之間沒有保證這一點的邏輯的聯系,而假定的物理的聯系又不是我們自己所能意愿的東西”。所以,囿于第一人稱視角,實踐知識就不可能直接斷言世界之中的行動本身。

            在素樸解釋的意義上,第一人稱視角對行動的直接呈現是“非觀察的”。在上面的例子中,行動者“閉著眼睛”的事實并不妨礙他知道自己正在寫“I AM A FOOL”。但一個閉著眼睛的行動者顯然無法確定外部世界的因素是否配合,因此他很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實際上一個字也沒寫出來。③所以,行動者僅憑第一人稱視角不由觀察而知道的并不是實際發生的行動本身,而只是他自己的意圖與意志努力,例如“我知道我正努力嘗試寫‘I AM A FOOL’”。而這樣的意志努力究竟導致了什么行動,則超出了行動者第一人稱視角的所知范圍。這就已經轉換到了對行動的精致解釋。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