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1vnfj"></nobr>
            <big id="1vnfj"><cite id="1vnfj"></cite></big>

           首頁 >> 民族學 >> 社會·文化
          【民族團結共進步】教育場域下文化多樣化與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2021年04月15日 16:0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許可峰 字號
          2021年04月15日 16:0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許可峰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這一重要論述強調“文化多樣化”與“經濟全球化”“世界多極化”“社會信息化”四者一起,構成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論斷的重要依據。但是目前對“文化多樣化”這一重要概念的研究還很少,有待于學界進一步探討。

            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進程中,特別是全球化市場經濟背景下,各個國家、各個地區、各個民族之間的交往越來越多,一方面可能產生經濟、政治、文化的矛盾緊張和沖突對立,另一方面也為相互之間的文化交流和情感交融創造了條件。在文化交往方面,西方多元文化教育主張增強人們的跨文化理解能力,尊重文化差異,鼓勵不同文化群體的交流和合作,具有合理的一面,但是這種形成跨越差異的團結感,只是對全球化、市場化浪潮的被動性、本能性自我保護的反應,是一種消極防御,其實施成效也取決于治理者如何作為,因此西方多元文化教育政策并沒有能夠真正解決美國的族群對立與沖突問題。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開始出現一種新的“肯定多樣性”(Affirming Diversity)思想,把文化多樣性看作是所有族群共享的、有利于促進創新的寶貴資源,認為具有文化多樣性知識背景和跨文化交際能力是文化多樣性雜處共生時代成功的重要因素,而多樣性文化環境中的學習和生活實踐是獲得文化多樣性知識和跨文化能力的必然路徑,這種觀點更有利于族群的融合,但一定程度權益的獲得難以改變由于政治權力缺失決定的群體窘境,多元文化教育政策仍然面臨新的挑戰。

            當前我國民族教育強調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旨在建立積極多樣性民族教育政策。積極多樣性民族教育政策的目的是樂觀、勇敢地走向多樣性、擁抱多樣性、適應多樣性,并利用自身獨特的文化多樣性背景,取得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比較性競爭優勢”——那些既擁有更多樣性文化背景又能更好地融入一體化生活,善于與多樣化文化背景的人群和諧相處的個體,在文化多樣性雜處共生的文化生態環境中,具有著更強的社會適應能力和創新發展能力。促進教育場域中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筆者認為需要從以下三個方面著眼。

            重視民族結構多樣性,促進民族交往

            群際接觸理論認為,在一定條件下不同群體成員的頻繁接觸能增進群體間的了解和認識,消除群際偏見和消極刻板印象,有利于群際關系的改善。群際接觸理論主張,群體間在最佳條件下進行接觸,包括:群體間平等的地位、群體間共同的目標、群體間的合作關系、權威和法律的支持,就能夠最大限度的減少群際偏見和消極刻板印象,促進積極群際關系的發展。我國在民族關系問題研究的理論與實踐基礎上借鑒群際接觸理論,積極探索民族互嵌式交往模式,為進一步相互交流、交融創造了條件。教育援邊援疆、民族地區教育內地辦學,鼓勵民族地區大學畢業生內地就業和內地大學畢業生到民族地區就業,增加民族地區學校教師民族結構多樣性,促進民漢合校、民漢合班、民漢混宿以及學生社團等組織內部增強民族結構多樣性,都是從民族結構上增進民族互嵌式交往,搭建平臺讓各民族成員增加接觸、了解彼此的機會,為民族交流交融創造條件。教育場域民族結構多樣性面臨很多困難和問題,如不同學業基礎和語言基礎的學生一起就讀如何組織教學,如何實施教學評價都需要進行深入的探索。

            重視民族文化多樣性,促進民族交流

            教育場域的民族交流,主要是文化交流。一方面無論是漢族學生還是少數民族學生,都要重視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都要加強“五個認同”教育,都要樹立正確的祖國觀、歷史觀、民族觀,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另一方面,無論是民族地區或民族院校的漢族學生或是少數民族學生,都要摒棄偏見、相互了解、坦誠相見,在認識、了解、接受和包容其他民族的歷史文化、現實區情的基礎上,才能在社會交往中投入積極情感,才能更好地促進民族地區和內地的政治經濟文化交流。少數民族學生無論是在民族地區就業,還是在其他地區就業,都會因為兼具“一體”和“多樣”兩種文化背景,而在就業市場和事業發展中獲得比較性競爭優勢:比內地人更了解邊疆,比邊疆其他人更了解內地。同樣,畢業于民族院校或民族地區院校的內地學生,也可以通過民族地區多樣性文化的學習,成為增進民族地區與全國各地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主力軍,無論在民族地區還是在其他地區就業,都能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成為我國民族地區“神圣國土的守護者、幸福家園的建設者”。如果僅僅將不同民族的學生在結構上互嵌在一起,這只是為民族交流創造了條件,民族交流并不會必然發生。要讓民族交流必然發生,就必須促進民族間的互學,增進民族間、地區間的相互了解,減少對不同民族、不同地區的刻板印象,使少數民族學生和漢族學生都能勇敢地面對多樣性,擁抱多樣性,適應多樣性,利用多樣性,促進我國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促進民族地區和少數民族更好地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潮中共享發展成果。

            重視民族互動多樣性,促進民族交融

            民族交往是前提和手段,民族交流是內容和過程,民族交融是目的和結果。民族情感交融只能在民族交往的結構中、在民族交流的實踐中產生出來。將不同民族的學生在組織結構上安排在同一學校、同一班級、同一宿舍、同一社團,僅僅是在口頭上重視民族交流,但是在校園文化建設、課堂教學模式、班級活動開展、宿舍文化建設、社團活動組織方式等方面忽視生生互動的重要性,忽視不同民族學生互幫互學的重要性,民族交流就不可能有效展開,民族交融也就很難實現。因此要有效促進民族情感交融,歸根結底要在改善民族交往結構,豐富民族交流內容,改變民族互動形式上下功夫。民族團結工作要從民族互動形式上讓各民族學生像糌粑那樣,捏成團、聚成團、抱成團,像牛奶和水一樣交融成為一體,而不能像油和水一樣你是你我是我,分成兩層,各自抱團。

            因此,文化多樣化背景下的民族教育不僅是基于對文化差異的理解和尊重,更是一種積極互動的實踐過程。將不同民族的師生在物理空間和組織結構上置于統一場域,通過加強民族交往認知,互學互鑒,進一步強化民族交往的情感紐帶,使民族交往意向向民族交往行為轉化,促進民族文化的創新與發展,實現民族關系發展從交往交流到交融的轉變,做到“一”中有“多”,“多”中有“一”。

            【本文為西藏文化傳承發展省部共建協同創新中心2020年貫徹落實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委托課題(項目編號:XT-WT202011)階段性成果)】

            (作者為西藏民族大學教育學院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許可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