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1vnfj"></nobr>
            <big id="1vnfj"><cite id="1vnfj"></cite></big>

           首頁 >>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新農保:讓億萬農民老有所養
          2021年04月15日 14:3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慧 字號
          2021年04月15日 14:3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慧

          內容摘要:2014年,新農保與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實現并軌,二者的統一讓全體人民公平享有基本養老保障,對于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拉動消費、鼓勵創新創業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直到今天,福建龍海市榜山鎮翠林村農民依然無法忘記2010年2月8日這個特殊的日子。

            那一天,龍海市舉行了新農保養老金首發儀式,翠林村608名60周歲及以上農民人手一張接過蓋了“新農保”紅印章的郵政儲蓄存折,領取了2010年頭兩個月的養老金。這些老人自己不用花一分錢,每月就領到65元養老金,比省定標準高了10元。

            那一張張蓋著紅印章的存折背后,是廣大農民對于老有所養的嶄新期待,是黨和政府對不斷改善農民養老保障制度的持續努力。

            隨著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簡稱新農保)制度的推行,沿襲幾千年的農民“養兒防老”傳統,逐漸被具有基本性、公平性、普惠性的保障制度所取代,朝著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破除城鄉二元結構、逐步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邁出堅實一步。

            2014年,新農保與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實現并軌,二者的統一讓全體人民公平享有基本養老保障,對于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拉動消費、鼓勵創新創業具有重要意義。

            從“養兒防老”到“制度養老”:邁出從無到有歷史性一步

            “瞧,這是我的‘工資卡’。”年過花甲的蘇北農民王長民從箱子里翻出一張銀行卡,露出笑容。每月能領到養老金,讓這個一輩子沒離開土地的農民非常感慨。

            “農民也能領養老金了,真是破天荒。”王長民說,在農村,每月百多元的收入就起了大作用,基本生活多了來源,降低了對子女的經濟依賴性,親情關系更加和睦。

            2008年,為逐步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決定,建立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

            2009年9月1日,國務院決定新農保首批試點規模為全國10%左右的縣(市、區、旗),2020年之前基本實現對農村適齡居民的全覆蓋,同時明確新農保試點的基本原則是“保基本、廣覆蓋、有彈性、可持續”。

            政策明確,新農保基金由個人繳費、集體補助、政府補貼構成。參加新農保的農村居民應當按規定繳納養老保險費。繳費標準目前設為每年100元、200元、300元、400元、500元5個檔次,地方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增設繳費檔次,多繳多補。

            第一次將數億農民納入社保體系的新農保,被認為是繼取消農業稅、農業直補、新型農村合作醫療(新農合)等政策之后的又一重大惠農政策,是農村社會保障領域又一普惠性創新。

            “新農保建立時的基本原則是保基本、廣覆蓋、有彈性、可持續。”中國社會保險學會會長胡曉義說,每月55元錢的最低養老金,雖然沒法和城鎮職工的退休金水平相比,但要看到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社會保障既要積極而為,也要量力而行。這一制度標志著中國在農村的養老保險上邁出了從無到有的歷史性一步。

            在當時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背景下,我國政府向億萬農民發出信號,國家為他們建立由財政全額支付的基礎養老金,并將經濟不發達乃至貧困地區的農民優先納入新農保制度之中,使農村居民有了社會養老保障。

            2012年7月,新農保制度在全國所有縣級行政區全面實施,從“養兒防老”到“制度養老”,幾千年來中國人老有所養的愿望初步實現。

            專家指出,新農保制度的建立,實現了由國家財政來全額支付農民的基礎養老金,讓農民在“種地不交稅、上學不付費、看病不太貴”的基礎上實現“養老不犯愁”,逐步消除農民的后顧之憂、對實現農村社會的和諧穩定發揮了巨大作用。

            從新農合到新農保,在深化農村改革的過程中,我們清晰地看到,各級政府的公共財政開支向“社會民生”方向轉移,特別是在農村民生領域實現革命性的進步,中國農民向“看病不太貴、養老不犯愁”的幸福生活邁出堅實一步。

            從病有所醫到老有所養:鋪就農村百姓幸福生活底色

            新農保制度的建立順應了中國農村改革不斷深化和社會保障制度不斷完善的大勢。

            “社會保障天然的使命就是創造公平、維護公平、縮小不公平。這個制度與生俱來的使命就是公平兩個字。”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說,建立實質公平、公正的社會保障制度,是邁向社會共享階段的根本要求。

            在國家財力逐步增強的背景下,2000年以來,我國在公共財政覆蓋農村方面,按照“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針,推出多項重大改革部署——

            2000年,農村稅費改革大幕開啟,經過六年時間最終取消了農業“四稅”,直接減輕農民稅費負擔約1250億元;

            2003年開始的新農合試點不斷擴大覆蓋面,基本實現了對農業人口的全覆蓋;

            2004年起,國家建立了對農業生產者的直接補貼制度,即對農民的種糧直補、良種補貼、農機購置補貼、農業生產資料價格綜合補貼等,讓農民享受到切實實惠;

            2006年起,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逐步建立,在農村率先實現了義務教育階段免除學雜費、免費提供教科書、對家庭經濟困難的寄宿生提供生活費補助,并提高了公用經費標準及中西部地區農村校舍維修改造的補助標準,為實現“不讓一個農村孩子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的目標提供了堅實保障。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在民生保障方面加速出臺一系列有力措施,民生發展步伐明顯加快,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升,通過脫貧攻堅戰更是將絕對貧困現象與區域性貧困問題寫入歷史,讓全體人民同步邁向全面小康。越織越密、越織越牢的社會保障網,鋪就了農村百姓幸福生活的暖心底色。

            “特別是8億多農民和近3億城鎮居民被納入保障范圍,開始領取養老金、報銷醫藥費、享有低保金,從制度上實現了城鄉居民老有所養、病有所醫、弱有所助,是前所未有的。”鄭功成說,其背后是黨和政府對民生的高度重視和中國特色民生保障制度發揮的巨大作用,它所反映的是有14億人口規模的我國在民生發展方面質的飛躍。

            一系列重大的農村社會保障制度的日益完善,極大地保護了農民的利益,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實現了農業發展、農民增收、農村穩定的好局面,對促進整個經濟社會的發展、實現統籌城鄉協調發展具有制度創新性的重大意義。

            從標準統一到制度并軌:為鄉村振興筑牢制度保障

            近年來,我國開創性地實施新農保、城居保制度,編織起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養老保障“安全網”。然而,這張“安全網”還存在城鄉制度性分割、待遇相差大、銜接不暢等問題,需要進一步完善。

            為此,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推進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整合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建立健全合理兼顧各類人員的社會保障待遇確定和正常調整機制。

            2014年2月7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合并新農保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城居保),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從標準統一到制度并軌,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打破了城鄉制度藩籬,讓老有所養得到更好保障。

            “現在國家政策越來越好,我們農村居民也可以像城里人一樣領養老金,過上舒適的晚年生活了。我再干幾年就可以回家安安心心養老啦。”江西崇義縣過埠鎮黃背村村民鄭立勇說,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讓身邊越來越多的農民感覺到老年生活更加無憂。

            新農保和城居保合并后,崇義縣60周歲至64周歲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待遇領取人員基礎養老金由原來的每月110元提高至每月130元;65周歲(含65周歲)至79周歲的待遇領取人員基礎養老金提高至每月133元;80周歲以上的待遇領取人員基礎養老金提高至每月136元。此外,縣政府還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城鄉低保對象、特困人員、城鄉重度殘疾人、城鎮困難群眾等五類困難群體代繳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費。

            “合并新農保和城居保,意味著將加速消除戶籍和‘身份’帶來的養老保障差異進程,有利于消除城鄉二元結構,推動城鎮化進程,也為將來建立統一的國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打下基礎。”鄭功成說。

            2020年,全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超過5.4億人。其中,領取養老金人數超過1.6億人,年支付養老金3000多億元,為3856萬貧困人員代繳保費43億元,為3014萬貧困老人按月發放養老金。貧困人員基本養老保險參保率達到99.99%。

            隨著脫貧攻堅任務的全面完成,“三農”工作重心轉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農村社會保障迎來高水平建設的新機遇。

            “特別是,《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意見》在加強農村低收入人口監測、分層分類實施社會救助、合理確定農村醫療保障待遇水平、完善養老保障和兒童關愛服務、織密兜牢喪失勞動能力人口基本生活保障底線等方面提出了若干具體要求,通過長效機制使脫貧群眾生活有著落、精神有寄托,共享發展成果。”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德勇認為。

            在鄉村振興中,日益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將讓脫貧基礎更加穩固、成效更可持續,讓億萬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

            (光明日報記者 李慧)

           

          作者簡介

          姓名:李慧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