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1vnfj"></nobr>
            <big id="1vnfj"><cite id="1vnfj"></cite></big>

           首頁 >> 環球學訊
          正視全面數字化時代挑戰
          2021年03月26日 09: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閆勇 字號
          2021年03月26日 09: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閆勇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冠肺炎疫情給人類社會發展帶來重大影響,其中之一便是數字化在經濟、政治、社會和日常活動中的重要性不斷凸顯。全面數字化時代的到來將廣泛影響人們的生活,而其伴生的一些問題也值得正視。

            疫情加快數字化時代到來

            從某種程度講,全球疫情在客觀上成為人們生活全面數字化的觸發器,并由此引發了許多正面與負面的效應。俄羅斯智庫“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研究員奧列格·巴拉巴諾夫(Oleg Barabanov)表示,在疫情防控要求下,人們不得不依賴遠程辦公、遠程培訓、遠程服務以及電子通信處理日常工作及生活,以減少個人接觸。這在客觀上促進了公共關系領域數字化水平的提高。在正常情況下,前數字時代的“模擬(非數字)”習慣和行為模式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時間才能改變,而在疫情大流行的威脅下,這些習慣和行為模式的改變非常迅速且相當有效。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何哲對記者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各國都是一次大考,但其客觀上確實加速了數字化的進一步發展,電子商務、高速物流、遠程辦公、數字政府等發展迅速,并保障了社會生產生活正常運行。

            全球數字鴻溝越來越大

            在巴拉巴諾夫看來,數字化的加速發展也暴露了全球社會現在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其中之一就是數字鴻溝問題。一方面,社會生活數字化進程加速,使老年人更加難以適應,加劇其心理脆弱程度。另一方面,富人和窮人之間的數字鴻溝急劇擴大,不同國家以及同一國家內部之間的收入差異和消費水平差別也變得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許多國家的學生和教師因缺乏足夠的數字工具和技術手段,導致學校引入遠程學習的努力難以全部見效。

            在經濟領域,全面數字化時代的全球不平等愈演愈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戰略、政策和評估部門主管馬丁·穆赫雷森(Martin Muhleisen)表示,隨著采用新商業模式的公司與未重組的公司在效率和市場價值上差距的擴大,不平等將會加劇。這些差距只有在舊的商業模式基本被替換之后才能彌合。生產重組還給競爭政策帶來了新的壓力,因為擁有新技術專利的公司正在這種“贏家通吃”的游戲中獨占鰲頭。有數據顯示,目前全球最富有的8個人所擁有的資產比最貧窮的36億人的資產總和還多。這表明,在全面數字化時代,嚴重的不平等已經發生。

            何哲認為,任何一次重大的時代轉型都會產生正面與負面兩種效果,這是無法避免的。所以,在經濟、教育等領域,數字化顯然會造成富者越富、強者愈強的馬太效應。數字化企業能夠以更高的效率運轉,降低成本和市場費用;而且,數字化工作手段如居家辦公、移動辦公等也增加了普通員工的相對和絕對工作時間,這些都有助于增加數字化企業的利潤。與此相對,傳統企業的競爭力會逐漸降低。在教育領域,社會中上層會更快地適應數字化的教育轉型,而貧窮群體的學生因缺乏數字化設備以及居家后不得不從事繁重的家務勞動而無法保障學習時間,這顯然會導致教育上的不平等。所以,消除數字鴻溝必須完善制度保障、加大資源投入。

            有效信息管理成為難點

            在全面數字化背景下,人們愈加擔憂個人信息與數據的安全。巴拉巴諾夫表示,人們的個人信息不斷地從看似可靠的、受保護的服務器中泄露出來,這已成為司空見慣的現象。在全面數字化時代,治理非法泄露個人用戶信息問題仍是一項挑戰。

            數字化時代不僅帶來了信息的非法泄露問題,也加大了信息合法治理的難度。穆赫雷森表示,比特幣等匿名加密貨幣對打擊洗錢及其他非法活動構成了新挑戰。這些資產吸引人的地方正是它們所具有的潛在風險。

            在巴拉巴諾夫看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與整個數字環境的政治化有關。“數字主權”問題的緊迫性越來越凸顯出來。他表示,在一些國家,對數字環境進行監管的機構不是國家,而是由大型私營企業為人民提供著近似于壟斷的技術平臺的電子活動。此外,如何管理數字和網絡空間的發展也日益成為國際上廣泛討論的主題之一。

            把數字化挑戰變成機遇

            遼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牟岱表示,數字化服務在保障人們疫情期間的日常生活、學校教育、商業運行以及社會治理等多方面作出了突出貢獻,數字化產業業態在呈現出產業發展獨特優勢的同時,也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發展潛力。疫情加快推進了服務業的數字化。就中國而言,數字產業在抗疫過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顯現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使人們充分認識到數字化的便捷優勢和精準保障作用。這為加快服務業數字化發展奠定了社會認知基礎和社會需要基礎。后疫情時代,盡管線下服務會逐步恢復,但是線上服務等新興業態仍將持續保持強勁發展態勢。這將為我國服務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提供新契機和新動能。

            何哲表示,后疫情時期的數字技術治理一定要注意如下幾點:一是要注意保護數字時代的個人隱私,這是數字化時代最大的社會風險;二是要保障普通勞動者的基本權益;三是要從立法和執法角度加強反壟斷監管。

            此外,牟岱認為,中國正處于加快數字化發展的機遇期。我們應當針對當前企業數字化轉型面臨的瓶頸問題,幫助中小企業解決發展數字化產業資金投入有限、專業人才稀缺以及技術儲備不足等主要問題,使企業在推進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得到有力保障,進而促進數字化時代的全面發展。

          作者簡介

          姓名:閆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